狂鞋 

【作者】張春榮
【出版】聯經

  我對極短篇小說一向抱有某種程度的興趣,所以這學期我有打算想修【極短篇小說】這
門課,不過沒選到,只能看開學是否能夠加簽了。而好巧不巧,去逛圖書館的時候正好看見
這門課的授課教授「張春榮」所寫的極短篇小說集,所以就借來看看到底內容如何…

  之前看過的極短篇小說印象最深的是張草的《好痛》、《好餓》,而劉墉許多說理的故
事集其實也可視為是極短篇小說,這部分我看得也多,另外苦苓極短篇我也看過一兩本,不
過印象不深。與上面三者相比,畢竟張教授的出品年代大概算是最早的,所以內容坦白說較
無新意,但若以此來批評這本書實在有失公允,因為它是民國七十九年三月初版的書,論年
紀甚至還比我大一個月…即使他在當時再怎麼有「新意」,現在我們看來難免都顯得過時了…

  若以單個篇章來說,令我特別喜歡的是《愛山》、《舊愛》、《黑白》,以及顏靄珠教
授(同樣也是師大教授,同時也是張教授夫人)所寫的《逝》。至於作者明顯用心為之的《
狂》、《接力》等等…反而引不起我特別的興趣。

  《愛山》寫某人的同事老吳是個愛山人,總藉著爬山來調適自己的身心,所以老吳的修
養總是特別好。但就當某人也聽了老吳的意見去學著爬山時,卻恰好看見老吳對著山谷之間
狂吼出他生活中所有的秘密。「他知道,他撞見老吳愛山的秘密。」──有趣。

  《舊愛》寫某人總在報上讀自己舊情人的專欄,也期待對方是否會在字裡行間留下些許
眷戀。某次他讀到舊情人已變得十分貼心,而當初他們之所以分開正是因為她的不貼心。於
是他難忍激動,寫信給舊情人說:「如果當初妳可以像現在這樣,那我們就不會分開了。」
,但她的回信只是短短一句:「如果當初不分開,現在也不會明白。」--意味深長,有餘
韻。

  《黑白》以彭祖長壽的中國民間傳說為基,寫彭祖看見某人在河邊想把炭洗成白的,而
此人正是來捉拿彭祖的鬼差,此舉正是要逼出他的身分。但彭祖面對前來緝拿他的鬼差卻十
分淡然地接受了。──這篇我也說不上哪裡好,但就覺得有他的韻味。

  至於《逝》則是寫一個久病的老父為了不要拖垮兒子的生活而選擇自戕,但情意懇切,
並不會讓人覺得矯情。唯一要說缺點就是結尾收得未免有些太過倉促…

  而張教授也在這本書的自序上點出了極短篇的內容大致可分「意之不測」、「情之幽微
」、「理之深入」三者,仔細想想倒還真是如此,真不愧是有開班專門教極短篇的人吶!不
過極短篇的好壞,我想除了意必須得真的「不測」之外,還要有一點耐人尋味,不能單純只
是賣意弄奇,如張草某些短篇就處理得很好。情之「幽微」之外還要有餘韻,如本書的《舊
愛》就很有感覺。理之「深入」之外還要平易而且不刻板,如苦苓的《朋友》。

  而卷末,張教授也寫了一篇《由李白的<越中覽古>談極短篇》,自己讀來感覺是滿有
感覺的,不過和身為一名李白迷的裕賢討論的結果,他是覺得有些不以為然,最後結論也只
停留在「就結構上而言是如此」而打住。這問題或許改天可以問問明理之類的…

 

canno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