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紅玫瑰與白玫瑰》張愛玲




【作者】張愛玲 
【出版社】五南
     收錄於《台灣現代短篇小說精讀(上)》

  這篇小說其實是在大一「小說敘事學」的課程中就讀過的,這次重讀,才發覺自己當時
讀的其實並不深,又或許當時讀出來的東西現在已忘了?罷,不重要了。

  小說中主要的焦點放在振保與他的四個女人上,妓女、玫瑰、嬌蕊、煙鸝,前二者輕而
後二者重。振保為人的核心價值在於,他想要「做自己的主人」,但其實某種程度上來說,
這同時也等於想要「做別人的主人」,至少與自己有所互動接觸的人是如此。

  所以振保在妓女的身上感到挫折,他無法接受就連這樣一個身份低賤而卑下的女人,他
都無法做她的主人,因此他從此決定要做自己的主人。而對於玫瑰,儘管她放蕩,她出身良
好,儘管在那個晚上振保想要什麼她都會給,但振保忍住了,對這種守戒式的自律,他覺得
他確實是「做了自己的主人」,他也因此在心中很是得意。

  在嬌蕊身上,振保是不願負責任的,雖然嬌蕊能夠給他肉體與情感上的刺激,但他卻又
嫌棄嬌蕊的出身,嫌棄她的隨便,他不甘心用自己的身分地位去換取這個女人,他徹底表現
出男性的懦弱、貪婪,在最後又用「做自己主人」式的自律把嬌蕊拋了開來。最後他選擇了
一個家世清白而又單純的煙鸝,一個可以讓他做主人的妻子,但她卻又顯得太無趣,而且就
連煙鸝最終也背叛了他,他竟然還是沒辦法做她的主人、做自己的主人。

  「忽然,他的臉真的抖了起來,在鏡子裏,他看見他的眼淚滔滔流下來,為什麼,他也
不知道。在這一類的會晤裏,如果必須有人哭泣,那應當是她。這完全不對,然而他竟不能
止住自己。應當是她哭,由他來安慰她的。她也並不安慰他,只是沉默著,半晌,說:“你
是這裏下車罷?”」

  我非常喜歡這一個段落,振保表現出來的那一種懦弱又忌妒的心理,然而他又想要做自
己的主人,這樣子的表現並不是他理想的樣子,於是他掙扎。

  一個人做了一個選擇,那同時也等於失去了其他的可能性,在得到的同時,其實也正在
失去。振保選擇了煙鸝,得到了一個聖潔的形象、一個能夠被社會所接納的妻子,但他同時
也失去了嬌蕊所帶給他的激情,以及那種憤不顧身的愛情。故事的最後,振保發現他終究做
不了自己的主人、做不了身邊所有人的主人,他無法控制所有的可能性。

  「娶了紅玫瑰,久而久之,紅的變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,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;娶了白
玫瑰,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飯黏子,紅的卻是心口上一顆硃砂痣。」

  這段話,或許是最好的註腳,而振保在故事的最後還是做出了選擇:在失控過後,他仍
然選擇做回那個容易被社會所接受的那個人。

  後來和裕賢聊起這部小說之後,得到一個結論。振保雖然有意要「做自己的主人」,但
其實他卻一直被這個社會為他做主,包括放棄嬌蕊、選擇煙鸝等等…而故事的最後,振保隔
天又變回那個好人,正代表了他又不得不服從於那隻命運的巨掌之下了…

 

        ※        ※

 

  ◎辭典

    「克己」

  克制私欲,嚴格要求自己。

 

    「佟」
 
  音同「同」。

 

    「因笑」
 
  查無資料,應是「因此而笑」的簡寫。

 

    「業已」
 
  既已、已經。

 

    「關情」
 
  關心。

 

    「訇訇」
 
  音同「轟」,大聲之義。

 

    「舂」
 
  音同「衝」,突擊、刺擊。

 

    「窠」
 
  音同「科」,人的居室或蟲獸巢穴之義,或為量詞,同「棵」。 

 

        ※        ※

  ◎佳句

 

  張愛玲對於人的心理層面那種極微妙的變化,往往都有極深入細微的描寫,在以下列舉
的這些句子中尤其深刻。

 

  「娶了紅玫瑰,久而久之,紅的變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,白的還是
床前明月光;娶了白玫瑰,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飯黏子,紅的卻是
心口上一顆硃砂痣。」

 

  「她和振保隨隨便便,振保認為她是天真。她和誰都隨便,振保就
覺得她有點瘋瘋傻傻的。」

 

  「玫瑰緊緊吊在他頸項上,老是覺得不對勁,換一個姿勢、又換一
個姿勢,不知道怎樣貼得更緊一點才好,恨不得生在他身上,嵌在他身
上。」

 

  「男人比女人還要禁不起慣。」

 

  「男人憧憬著一個女人的身體時,就關心到她的靈魂,自己騙自己
說是愛上了她的靈魂。唯有佔領了她的身體之後,他才能夠忘記她的靈
魂。」

 

  「這也是我份該知道的。這個再不知道,那還了得?」

 

  「她的話使他下淚,然而眼淚也還是身外物。」

 

canno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