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陽陽】 

【導演】鄭有傑

【演員】張榕容 飾 陽陽
    張睿家 飾 紹恩
 

  陽陽是個台法混血兒,也是個熱愛田徑的運動員,但是因為一些片中沒有提
及的因素,從小她的法國父親就不在身邊。一直到她十幾歲的年紀,母親改嫁給
自己學校的田徑教練,她也從此和好友小如成了姐妹。然而,田徑隊上的學長紹
恩雖然與小如正在交往,卻喜歡上了陽陽,而陽陽對紹恩亦有好感,終於有一次
兩人發生了關係。這件事終於被小如察覺了,於是小如在一次的比賽中偷偷對陽
陽下藥,使陽陽被驗出禁藥反應,陽陽自知有負於小如,不願分辯,卻也因此負
氣出走。

 

  出走的陽陽,隨著田徑隊的經紀人學長進入演藝圈。她因為自己的混血兒外
型而受到注意,卻也因此必須一直扮演法國人。雖然陽陽在心中還抱存著一份可
以重回田徑場的希望,但卻無力的發現她已經失去了從前的運動能力了。而在與
經紀人相處的這一段時間中,陽陽也與之產生了一份若有似無的情愫…

 

        ※        ※

 

  對於那些看慣了商業片、劇情片的觀眾而言,陽陽實在是一部乏善可陳的電
影。最大的原因出在於他的敘事太過平淡,而角色的性格也是千篇一律的壓抑,
陽陽的強顏歡笑、紹恩的優柔寡斷、小如的恨意陰鬱、經紀人的壓抑自我,大家
的情緒都太過單一而且太過用力了。這一方面是因為角色的設計太過平面,一方
面或許也是演員的演技太過生澀的緣故。再加上稍嫌刻意的對白、搖晃的手持攝
影鏡頭、幾乎沒有配樂的氛圍,讓整部片充滿了一種「蒼白」。

 

  為什麼說「蒼白」?白可以是一種潔淨的顏色,白也可以光明得耀眼,也可
以白得很強烈,但是蒼白卻是一種空虛的、虛無的白。蒼白未必就不好,適度的
蒼白有助於讓觀眾去思考劇情背後的意涵,但是這種刻意營造的蒼白卻容易讓觀
眾對於整個故事產生距離感。

 

  但是陽陽的蒼白卻顯得太多了,因為它在片中放了如此大量的蒼白的氛圍,
但是對於它想要表達的意涵,無論是混血兒的自我認同也好、「父親」定位的轉
移與追尋也好,都只是淺嚐輒止點到為止而已。彷彿什麼都想講,卻什麼都只講
一點,主題性太不明確,劇情卻又太過平淡。 

 

  而故事也很明顯地以陽陽出走為分界,前後徹底斷裂成兩個部份。前段主要
著力在於描寫陽陽、小如、紹恩三人的三角戀愛,故事性較強。陽陽出走後,故
事完全沒有提及陽陽如何找到經紀人學長、如何慢慢進入演藝圈,而是直接從陽
陽在演藝圈中打滾的過程開始演起,這也就是之所以說陽陽「斷裂」的原因。後
段的故事性則比較弱,主要描寫陽陽的心境變化,也使得蒼白感越來越重。

 

  另外,在配角的部份,陽陽片中諸多的配角形象也太過平面而且單一了,也
因此容易顯得主角的情感沒有說服力,太過單薄。

 

  駱以軍曾經說過張大春的小說中「沒有稍微一點認真在悲傷的人」,但是大
多數的文藝國片,卻反而是大家都太用力在悲傷,甚至讓人覺得有一點太自以為
是的悲傷了,這也就是源於剛剛所說的:「說服力不足」。加上過多的蒼白氛圍
、主題夾雜不清、太過平面的人物等等…這些都是那些為數眾多的文藝國片的致
命傷。仔細說來,倒也不止陽陽如此。

 

canno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